二营长的意大利炮

总有一些人,打着秉公执法的幌子去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支配欲,可怕。

突然发现,我也只是一名普通的90后,看着猪猪侠,喜羊羊长大;初中喜欢听许嵩的歌,上网打游戏,有点叛逆;高中喜欢过一个女孩,喜欢摆出一副苦中作乐的模样,喜欢去否定;到了现在大学,有点怀旧,有点沉默。以前喜欢自命不凡,却突然发现大家都一样。

第一篇,什么也不想说,因为现在很浮躁。